• 欢迎打扰:17801789192

山东可及网络李正然-李正然营销顾问-营销策划李正然-李正然的网站-李正然的博客-李正然的随笔-李正然网络营销师-李正然是谁-北京精锐纵横李正然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营销观点 >

后疫情时代的短视频营销下沉

文章作者:李正然 上传时间:2020-04-22
后疫情时代的短视频营销下沉
 
我们姑且把全国复工复产初期这段时间称为后疫情时代。
2020年的春节是在老家农村里过的,这个春节像是被偷走一样,没有往年来走亲戚的,也没有亲戚要走,于是,随着大年初一村里用一堆堆土封住了村里的各条路路口,我们真的成了世外桃源,但是人总要找点事干,否则闲的时间长了,也容易出问题。
以前母亲总喜欢在微信上给我发一些搞笑视频,打着抖音的水印,于是我去年有一次回家教会了母亲用抖音,现在,母亲已经成为了拉动抖音用户平均时长的那部分人,没事就爱掏出手机刷几条视频。在家这段时间,偶然发现,母亲的抖音居然还有百十个粉丝,作品一大堆,虽然就是自拍一下或者随便拍拍然后配一段音乐,虽然我觉得挺难听的,但每次都有几个赞,播放量不愠不火的几百,偶尔有一两个冒头的到一千多,我惊讶的发现,虽然这个账号不是什么大V号,但居然运营的非常健康。后来,老爸也成为了抖音的月活跃用户贡献者,账号跟母亲差不多的情况,而且他们还学会了买抖音网红或信息流推荐的商品。
要知道,我们专业运营抖音的都会一不小心把一个号玩死,按说没有任何经验的他们应该会存在问题,但是并没有,于是趁着在家没事干的时间,我开始研究他们的账号是如何出现这情况的。
直到我看到他们的关注和粉丝后,我似乎明白了。
1.他们的账号,粉丝数和关注数基本差不多,也基本就是那一伙人,都是村里的(我甚至深深地怀疑是我妈带她们入了抖音的坑)。
2.点赞和评论的人也基本上是那一伙人,偶尔会有陌生人点赞或评论。
3.他们的粉丝的粉丝和关注也基本上是同一伙人,同样,互动的也还是那几个。
于是,一个矩阵居然就这么形成了,神奇不?我们努力求之而不得的抖音矩阵,就这么靠着宗亲完成了...无语问苍天。
于是,在闲的没事的春节假期,我认真的查看了他们的账号,姑且说一下他们的习惯,或者说的高大上一些,他们的人群画像。
1. 年龄:40~55。
2. 性别:男女基本持平。
3. 职业:农民(种地、农民工、小商店等小微零售从业者)
4. 喜欢观看的内容:
女性:搞笑、歌舞及可以哄孩子的视频。
男性:军事类、时政类居多。
5. 喜欢发的内容:
男性:随手拍,风景、发生在身边的觉得有意思的事、热门事件,内容较为混杂,主要期望他人觉得自己不落伍,与时俱进。
女性:自拍、广场舞、秧歌等,内容基本一致,可能就会那么点拿得出手的东西。
6. 活跃时间:饭后、上午及下午的中间时段、睡觉前的时间
7. 时长:看心情,反正过年这段时间看到他们可以看一下午。
 
分析到此先缓一缓。
为什么说下沉呢?这要从微博说起。
大学的时候,我也曾经是个微博控,后来微博越来越没劲,就不玩了。然后等我毕业三四年左右的时候,说来惭愧,有人给介绍了个相亲,对方一上来给我整一句,加我微博了解一下吧...我当时就震惊了,啥年代了,微博?
这个困惑一直到我学习网络营销的时候,老师说到了平台的下沉,说到了微博,没想到微博仍然拥有庞大的用户数量,而且集中在三四线城市,让我当时只想到了一句诗: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
 
因此,我仔细的思考了一下,三四线城市比一二线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慢,农村则比三四线更慢,所以,会不会在一二线短视频流量风口已经开始下降的时候,三四线和农村则正是短视频的人间四月天呢?
想起了公司最近在做的几个项目,星宇手套的主要用户大部分集中在农村,即使我在做的净水器,在农村也有庞大的市场,会销这种骗局就能卖出去一堆证明了农村的市场还是很大的。所以,如果能把握住短视频下沉的风口,走一波流量应该也会有一波收益。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形式。
 
1.内容
我相信王总在给星宇提案的时候说的,每一个底层人民都渴望被尊重。因此,能够打动他们的东西更能收获他们的“芳心”,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掏钱。譬如当时星宇的运营问我,应该怎样定位产出内容的时候,我说你要是能做成朱志文最好不过,他们的身份,明星的地位。
2. 关于购买行为。
我真的理解不了我妈谜一样的消费行为,高端商城她敢去,泺口服装批发市场她乐意逛,淘宝上几块钱一件的她也能穿,拼多多的东西......嘛,买了一次,再也不吃亏上当了...
农村人率性而为,对于广告往往不屑一顾,但是根据周围的人,我觉得他们贪便宜的心理非常严重,会销能骗到一大片就证明了,所以,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好的营销方式。只要让他们觉得占了便宜,就会很高兴。当然,这不算什么诀窍,是个人都会这么想。意思是,打折对于他们有莫名的吸引力,如果能用拼团之类的手段,他可以短时间内拉来一大批人帮砍价、帮拼团....裂变往往能收到奇效。
所以,大V的投放可能在农村没什么效果,但是信息流应该会有不错的收获。
 
在短视频下沉到三四线进而到农村的今天,我在跟几个企业营销负责人的对话中,听出来了他们内心渴望找到一个互联网方向去做,又苦于没有效果或者没有想法的时候,这个可能是一个不错的出路。